2020年06月06日
企业文化
联系我们更多

行政办公室     0891-6903006

董事会办公室 0891-6902701

地址:西藏拉萨市夺底路14号

邮编:850000

摄影-随笔
当前位置:首页 > 企业文化 > 摄影-随笔 >

随笔

文章来源:——党办 白红玉  发布时间:2020-04-29  浏览人数:1106
        纵我不往,子宁不嗣音?——《诗经》
        陈艺艺追着郑冬到喀什的时候,是去年9月。
        我和痘痘还在婺源,坐在一条脏兮兮的小溪边,看一堆高中生在湛蓝的天空下写生,青石板路,徽式建筑。我只记得那里特别宜居,但不适合旅游。
        你看,我们总是在不合适的时间,去不合适的地方,见不合适的人。为什么要9月去婺源?陈艺艺问我。
        为什么要追过去?我问陈艺艺。
        这辈子真的非要那一个人不可吗?
        不是的。
        然后就听到电话那头陈艺艺哈哈笑。
        郑冬的所有的一切,都是陈艺艺快活的源泉。
        没在一起的时候,陈艺艺满世界跑,郑冬留在重庆读研,然后工作。陈艺艺说安心。
        后来,他们俩谈恋爱,一二三四五年,吃饭喝酒撒娇甜蜜吵架打架,相爱相杀又怎样呢,遇到对的人,即使拥抱着互相伤害,都不会分开,艺艺那个时候这么想的。
         曾经那个在西安拍照寄给我,在喀什给我打电话,在北海说等我的陈艺艺,跟了郑冬之后,走10分钟到公司上班,下班走10分钟买菜,再走15分钟回到家,煮菜等郑冬吃饭洗碗。偶尔给我打电话,声音都是娇滴滴的,不说也知道她很快乐。她说这种感觉,和一个人吃饭旅行是不一样的快乐。我说哦。即使这样也不会扫了她的兴。
        倒是被养成大胖子的郑冬在2015年下半年的时候,一声不吭辞了职,买了火车票在火车上打电话给陈艺艺。郑冬走了,去看艺艺看过的城市。待了8年的城市他说烦,渴望安稳的郑冬逃离了有陈艺艺的房子。陈艺艺说,我要去找他,流浪够了把他带回来。陈艺艺再打郑冬电话关机,郑冬消失了。
        点烟的时候,我分明听到了郑冬喊“狗蛋儿快过来”。哦。她掐了电话,老妖精死不要脸的又勾搭上了嗦。
        晚上和痘痘坐在大理坑一个不卖酒的小清吧里收到陈艺艺的短信,“你想要的,急不来”。哦。老妖精,你倒是知道我要什么呀。
        又是大半年没消息。
        陈艺艺突然给我打电话,说给我邮箱发了一张照片,收到的是一个婴儿,眼睛闭着,能看得见的只有一个脑袋和一只爪子。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小那么小的一个娃娃呢?细看还在呼吸。我突然想到了,那些躺在抓娃娃机里,我从来没抓起来过的娃娃。想要而不得的,才是最能触动人心的。我终于知晓,那句“不是的”寓意为何。
        她说,这一生,就是为了他俩,老娘满意了,老娘现在好激动,你什么时候来重庆。
        哦。这个被上天眷顾的老妖精终于想见我了。

上一篇:只有一次的远方

下一篇:人生若只如初见

版权声明 | 联系我们